您的位置:奇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胆大包天 > 第105章 冤家路窄!

第105章 冤家路窄!

作品:重生之胆大包天 作者:犀共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李均在沪海只是简单地停留,望了望天空,莫名地仰望这魔都的天空。

    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是珍惜这个时代,或许看着最后的蓝天一眼。

    因为这天还是蓝的。

    在一家靠河的餐馆里,望着河里的水是绿的,吃着的鸡鸭也是没有禽流感的,猪肉也是可以放心吃的,一顿大胃吃完后。

    他前往这他的下一站。

    可谓是马不停蹄。

    现在人民银行关于国库券的报价系统还没有成立,信息还没有公开化,这让各地的国库券差价还是很大的,一旦人民银行报价系统成立,信息逐渐公开化,那随之而来的是各地国库券差价逐渐减小,然后靠跑腿挣钱就会变得越来越难,国库券慢慢地变成一种没有暴利但是比较风险较小的投资理财产品,成为金融市场上风险最小的信用工具。

    李均去的是离金陵很近的杨州市。

    一个月前的金陵。

    陈厂长从国外回来之后,差点被自己儿子给气死。

    儿子居然欠了十几万的赌债。

    “你个混蛋啊,十几万,十几万,他除了挪用公款,啥招也想不出”他摸着自己的肥头大耳的秃头虎吼着自己那个不争气,还到处惹事的儿子。

    当初怎么就没这个逆子溺死在尿桶里面。

    生出个这样的卵东西。

    吃自己的喝自己的用自己的败自己的,还给自己丢人,成天无所事事,他看到他就很是不爽。

    那一天,厂二代被放了鸽子,高利贷的人也被放了鸽子。

    “piu”

    厂二代的一个小拇指被削掉了。

    蔡大头警告他两个月后再还不上钱,那就剁了他一只手,管你丫你爸是不是国企工厂的厂子。

    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金陵开放国库券的消息,厂二代收集起来几十万还未和李均交易的国库券,还有等待李均过程中,再收购了一些国库券,大概二十万,加起来五十万左右的国库券,他拿到银行兑换了40多万的钞票,答应工人的价格是六折,付钱了工人27万,然后还清了十几万的赌债,他还有几万盈余。

    “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

    “哈哈哈,绝望的时候,老天又给老子一条活路啦!”陈小桥保住了自己的手。

    正高兴得不行。

    南钢厂的工人们却开始造反了。

    “厂长儿子勾结奸商,还我血汗国库券!”

    “狗腿子吴仁义,真是无仁义!”

    南钢厂工人们在爆发的边缘。

    当初厂二代和工人承诺的是六折兑换,现在国库券涨价到九折,他们亏大了,按照事先的约定,这场交易没毛病,但是国库券涨价那么多,无数工人的利益受损。

    他们不甘心。

    厂二代还没来得及为赚了几万块再次高兴,这次工人们的愤怒让他都不敢再出门,他能感觉到南钢厂六千号工人能撕了他。

    “儿子,厂子你是呆不下去了,我会罢免你车间主任,副厂长等一切职务,平息工人们的愤怒,现在你沾染赌博的恶习,和社会二流子混在一起,爸不希望你继续堕落下去,从明天开始你重回校园,去考大学。”

    “老爸,我底子那么烂,高中的都不会啊,怎么考大学?”

    “那你就重新从高一开始学起。”

    “可是,老爸,我已经二十好几岁了啊,还重念高一啊?”

    “这有什么,当年我们参加高考的时候三十,四十多岁的人比比皆是。”

    “那不一样,你们那是运动断层,高考重启动,那是特殊情况啊。”

    “你现在就是特殊情况,别给扯有的没得,你跟我上高中去,否则,你休想在这个家继续呆下去,休想从我手里拿出一分钱,还有你上次获利的钱全部交出来,必须平息工人们的愤怒,不然他们可就要找到我们家,把你拉出去游街,到时候你老爸我也没有办法救你。”

    “爸,我知道了。”

    “你不能在厂子里的高中读书,你也不能在金陵读书,我担心有些工人极端,你去杨州念书,你姑妈家在那边,你从那边从头开始,好好学习……”

    通过一些关系的操作,陈小桥成为杨州十二中的一名高中生。

    这念书了一个月,他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他乖乖了一个月之后,就开始逃课,做他喜欢的事情,开始在杨州认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一日。

    他和几个朋友在街头溜达,看杨州街头的女同志。

    隋炀帝下杨州,各种文人骚客笔下的杨州,可是一个出美女的地方。

    八十年代,人们的服饰已经脱离了蓝灰的暗淡,变得话语繁多了起来,在街上的女人都是穿着光彩照人的服饰,婀娜的身材露出洁白的小腿。

    这个年代是纯真年代的最后一程,邓丽君的“靡靡之音”也传入大陆,相对于以前的革命歌曲,确实唱得很酥软,这个年代很多欧美的东西也流入,很多人们怀着好奇的心理去尝试,这个穿着喇叭裤的陈小桥念书念得无聊透了,开始怀念金陵的生活。

    八十年代末,舞会很流行,很多工厂,学校周末都会办舞会,舞厅也是一个很开放的地方,男男女女,搂搂抱抱,有些地方有些人,比较乱,发生巫山**,搞身体交流,不过这种事情大多是隐蔽的,小群的,至少当时基本没有公开未婚同居的,纯真年代至少表面上做的还行,不像是后世开放到,呵呵,你要是结婚前没身体交流过,好像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那个男人身体是不是有毛病啊。”

    这个一切开始还是开放启蒙的时代。

    作为“坏人”先驱者的厂二代在杨州也开始组织舞会,看C级片,与失足女青年发生关系,这年代这种事情很少,但是开始在这个时代出现,所以把这个年代称呼为最后的纯真年代。

    不过那么玩,自然也是需要本钱,没有钱怎么组织舞会,自从厂二代轮为学生,玩过几次之后,手头变得很不宽裕。

    穿着喇叭裤,带着黑墨镜的他在街头寻找机会。

    看看街上的女人,另外他还想着寻找有没有捞钱的机会。

    看着一个老头在摆摊卖青菜,还拿着一本书翻着长见识。

    很无语。

    这种挣钱,几毛钱的利润要摆到猴年马月。

    接着他的目光又移向一个装修大气的银行牌匾上。

    突然。

    那熟悉的脸。

    那熟悉的面孔。

    那熟悉的……

    他看到李均从一家银行里出入。

    他有些脑残,甚至是有些鬼叫道“他是那个倒卖国库券的鼹鼠,成功抄底国库券,那小子箱子都是钱,都是国库券!”
推荐阅读: 龙王传说 真武世界 史上最强吹牛系统 大叔,轻轻吻 大侠给跪 耐瑟瑞尔的辉煌 武神血脉 异能小农民 龙蛇之拳镇山河 贼行天下2死亡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