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奇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在广西养小鬼 > 第三百八十七章 破茧成蝶5

第三百八十七章 破茧成蝶5

作品:我在广西养小鬼 作者:火炎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cpa3oo_4();    我冷冷转头,用扫帚指着他们:“他身上霉运太多,我给他扫霉呢。”

    他一家人顿时一怔,男人老爸率先反应过来,“那个……我觉得我最近挺倒霉的。”

    “我也是,麻将老是不赢。”

    我心中冷笑,又指着其他人:“还有谁觉得自己倒霉。”

    他么一家人都觉得自己很倒霉,事实上不过是心里作用,因为他们没有走大运,又经过我这样一问,形成反差,自然而然的觉得自己倒霉。

    这一家人一起提出这么贱的要求,我怎么能拒绝!二话不,对着他们全身啪啪啪的往他们身上打去。天下最爽的事情就是有人伸着脸:“求求你打我吧。”

    “吧,要是有什么隐瞒,神明收不收你的儿子,我不好了。”

    男的到了这个节骨眼也不敢隐瞒,一咬牙,干脆:“我……我不是人,八岁偷看人洗澡,十五岁逛窑子,十六岁染性病,十七岁倒卖黄色录像……”

    在场的人都哑口无言……还着没看出来,这个人真他娘的斯文败类!

    “咳咳……我刚才漏了,你就最近的就得了。怎么对那个老人,又或者你梦见那些人,针对他们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那男的气的脸色都发青了,我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赶紧补充:“没事,这是诚意,神明会感受到的。”

    或许是我提到了神明,让他感受到压力,硬着收起脸色,着他克扣工资的事情,着他用各种借口辞退手下工人,再请便宜的人。

    这一,家里人都羞愧的难以抬头,最后他居然把勾引女收银员的事情都给暴露了。

    我艹,我好像揭秘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也不知道这家伙事后会不会报复我。

    “停!我明白了。”我赶紧让他打住,不定后面还有更加卑鄙无耻的事,比如隔壁家的鸡一夜之间死亡,村口的母猪三天内大肚子,赵村的野驴夜夜怪叫。

    男的顿时松口气,回头看了看老婆的。

    他老婆脸色气得跟猪肝一样,我暗暗偷笑,差没憋住,赶紧用手捂着嘴巴,做了一个咳嗽假动作,捂住自己的笑意。

    接下来是正事,我在神像身边摆放一枚乾隆年间的铜钱,这没钱历经万人手,又受过灯光庙香火,还让我开光,当然不是一般的铜钱。后来又把孩子的生辰八字压在神像下方,寄给神明,真个仪式才算完成。

    铜钱用五行浸泡,拿出来之后,我对男的:“你去洗洗手。”指着那盆水道。

    男的傻愣过去,在场的人都看傻了,门口挤满了进村的人,都是看热闹的。其中还有拿着瓜子花生啃着看戏无聊人士。

    “八师傅,这是要做什么?”

    我指着门口的瓜子壳道:“扫地。”然后把扫帚抛给他,那家伙一脸尴尬,乖乖的把瓜子壳扫成一堆。又还给我。

    “大师,我洗好了。”

    我把铜钱递给他,:“拿去,对着你儿子屁眼吹一口气。”

    “哈?”

    “别问,照做,成不成就这一下,抓紧时间。”

    门口的人早就不耐烦了,等了那么久,终于要等到戏份了!

    “赶紧吹!”

    “是啊,你的卑鄙无耻都是过去,吹过之后,一切清零,一切从头开始。”

    我暗暗惊讶,这家伙是谁,话起来这么有文化水准!不做秘书浪费呢。

    男的将信将疑,犹豫了还一会儿,走到孩子面前。

    他老妈子也是疑惑,时而看我时而看他儿子。一家子都是那种怀疑的眼神。

    “别想了,吹吧。”

    男的看着孩子紧闭的屁眼,深呼吸,猛的一吹。

    “噗――”

    我站在两米开外,都能感受道一阵风吹来!不多臭吧,就那一脸黄绿秽物喷溅跟爆破一样,直接射了男人一脸,爆了半个屋子。

    那男的慌忙用手遮挡,发现是屎飞出来,顿时大笑:“我儿子拉屎了!我儿子拉屎了。”这时候,天空突然响起一声闷雷……

    我差没给他竖起拇指,这“我儿子拉屎了”叫得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尤其是他嘴里还喷了一脸的屎……在话的时候,又把他老妈子喷了一脸。

    他激动得语无伦次,兴奋的转了一圈,然后向我奔跑过来!准备给我一个热烈的拥抱。

    “靠!滚一边去。”我拿起扫把,连连甩着,必须跟他保持距离。休想趁机黏上我。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随即就是雷鸣般的掌声!

    “吴大师好本事!”

    “八师傅果然是九太公的接班人!厉害厉害。”

    “对了,吴大师,这个用钱吹屁眼,是个什么名堂?”

    我哼笑道:“这个就叫做‘见钱眼开’。”

    在场的人被我这句话震惊了,再次陷入了一片死静,只有孩子哇哇大叫。我心想,是不是牛皮吹过头了。

    “精辟啊!吴大师,厉害。”

    终于,众人恨不得把我抛上天去!而那一家人对我一万个感谢,我嘱咐他们,给神明供样鸡、肉、酒。

    他们二话不,立即去市场准备。

    堂叔问我:“怎么还有这个规矩。”

    我低声笑道:“其实我想吃,反正要不用我们的钱,他们花钱,也算积德。”

    堂叔没话,给我竖起拇指,他脱下衣服,跟我打招呼就出去了,去准备葱花蒜米辣椒今晚做个回锅肉。

    我打电话,让堂哥他们过来带菜回去加菜,难得今天赚钱,顺便也我大病初愈。

    想想云南一行,其实自己挺倒霉的,弄了一身伤回来,“笔仙”这个东西以后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乱用。

    跟吴敌还有堂哥,堂叔他们在灯光庙门口摆了一桌,桌面上都是酒肉,白切鸡,回锅肉,青菜汤,还有一叠花生米。其实快乐就那么简单。

    这一次我破裂喝酒,不过我喝的比较那个……就是菠萝啤(一种几乎跟饮料一样味道的水果啤酒)。

    堂叔突然一摆手,笑声:“我们在这里喝酒吃肉,会不会对神不敬?”

    “哈哈……叔!这叫什么?这就叫做酒肉穿肠肚,大神心中留。有心就好。”堂哥估计的武侠看多了,脱口而出。

    而我也觉得挺是那么一回事的……

    晚上,我被一股尿意憋醒,这时我看到吴敌好像往黑暗深处走去。黑暗的那边……貌似还有其他人,他去哪里?

    给读者的话:

    更
推荐阅读: 龙王传说 真武世界 史上最强吹牛系统 大叔,轻轻吻 大侠给跪 耐瑟瑞尔的辉煌 武神血脉 异能小农民 龙蛇之拳镇山河 贼行天下2死亡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