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奇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在广西养小鬼 > 第四百章 破茧成蝶18

第四百章 破茧成蝶18

作品:我在广西养小鬼 作者:火炎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cpa3oo_4();    “什么完了?”

    “你自己看。”

    张九零看一眼,傻眼了!“太岁。”

    这东西正在慢慢的吞噬我们的辆车,黏糊糊肉色东西,犹如熔浆一样流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淹没我们。

    张九零用力的踹着车门,“艹艹艹!”

    被太岁吞没就真的得玩完。车内能见的视线慢慢消失,仿佛坠入了绝望深渊,想到自己就要变成那肉团一部分,那感觉,那滋味!除了恶心还真不知道怎么相容。

    “有没有办法克制它?”我问张九零。

    而张九零也顾不得回我话,掏出手枪,对着窗户“砰砰……”连续扣打。刚抢来的手枪三四下就打完子弹。

    “妈蛋!”他狠狠的甩了手枪,手枪被肉黏住,随即吞了进去,他又在裤筒哪里掏出匕首,疯狂的砍着漏进来的太岁肉。

    砍了七八下,张九零狂吼一声,最后一甩匕首,发疯的用脚踹着门口。

    车门被他踢出了一条缝隙,随即又被太岁压了回来。

    “咯咯――”是车发出的声音。

    我抬头看去,这时,车子的棚突然变形,铁皮也开始慢慢的撕开,肉呼呼的东西开始“进军”车内。

    我瞧得心惊肉跳,抓起一本杂志,补回车,顺便把东西给弄回去。

    只是轻轻一碰,杂志仿佛被什么溶解了一样,快速的消失在太岁之中。

    “靠靠!”我也顾不得那么多,要是被这团肉碰到,下场跟杂志一样。我两手乱抓,最后抓到了冰凉的东西,是扳手?

    我想也不想,劈了一记过去!

    这一劈,直接划开了一道口子,在那口子裂开的地方,滴下了一团酸液!滴在座位上,直接腐蚀一个大洞!这威力果真骇人!

    眼看我们就要绝望的时候,那太岁很突然的收走,“吐出”了我们这辆车。

    “怎么回事?”

    我们三人都傻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最后我们三人把目光聚集在匕首上。

    “不会是它的,刚才你也砍过。”

    张九零接过了匕首,看了看刀身,突然惊喜道:“它开光了。”

    “开光?我看看。”我接过匕首,发现匕首表面原本暗沉的梵文突然亮堂起来,刀身因为有了一窜的梵文,更显此刀不凡!

    那些梵文仿佛被人用磨砂纸打磨过一样,散发银白的寒光。

    张九零跟我过,这把刀因为砍杀多了,损耗其中的神威,最后就会变成菜刀一样的颜色。

    一旦开光过后,这把刀就会变了一个模样,显示出真正的本相。发挥真正的威力。

    “所以,太岁就是被这把刀砍跑的?”

    张九零很是喜欢,连连头。用自己的衣服擦了几遍,弄去上面的血痕,这把刀全身散发青芒,寒光逼人,最让人称赞就是鱼肚刀刀身的佛家梵文,更添“高大上”色彩。

    “这东西怎么也能卖998吧。”

    张九零呸了一口:“998?998万我都不卖。”

    “话这匕首它怎么就开光了。”老黄摸着下巴尖疑惑道。

    “难道是……你给他开的光。”

    “我?”

    这么一,我也觉得,这里除了我有道行,他两都是麻瓜,这么一,倒是有道理。

    就这这时,我的鬼回来了,给老黄带回衣服,这衣服里边还有银行卡,等证件,没有这件衣服还真麻烦。

    今晚的动静很大,我们三人开车赶紧离开。

    一直开到了拉萨机场,所有的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老黄跟我们分开,临走时留下一笔现金给我两,随便打一辆车走了。

    上飞机之前,左眼出现了,看到他时,我两没有惊喜,只有惊愕,他手臂伤了不轻,止血绷带都染红了。

    “师兄,怎么回事?”

    左眼伤的不轻,嘴唇都发白了,张九零看了看四周,拉着左眼去厕所。我也跟着过去。

    张九零帮他解开伤口,心翼翼的剥开绷带,最后几圈,左眼几乎都是咬着牙承受。

    我瞧得暗暗心惊,这伤口……已经露出骨头。

    “伤的太深了,不能再走,不然你这条手臂绝对要不得。”张九零警告左眼,意思是你不要在单独行事。

    左眼没有多什么,脸上的汗水大如豆粒,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伤口好像……发紫了。”我看着旁边的血肉,有些诧异。

    “师兄,这是怎么弄的?”

    左眼忍了许久,艰难吐出两个字:“太岁。”然后就晕倒了。

    因为左眼的重伤,我们不得不在拉萨在住一天,白天,张九零去买了一些止血消炎的药回来,亲自给左眼处理伤口。

    脱开左眼的衣服,发现身上大大的伤口多达十几处,没有一个不是发紫的。

    双氧水清理消毒,弄完之后,伤口依旧是这个样子。

    “这伤口为什么会发紫?”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尸毒,或者是妖物感染。”张九零脸色很不好看,我们该做的都做了,如果任由伤口继续,左眼毁的可能不止一条手。

    “尸毒么……”我想了想,冰山脸以前倒是交给我一些处理尸毒的方法。

    不过这是在中尸毒前期可以处理,到了末期,只能坐等感染者起尸。

    “你有没有办法?”

    “试试看,先用糯米试试。”张九零二话不,出去买了几斤。

    我把糯米用纱布包裹,然后向冰袋一样敷在左眼的额头,腹,心口三个要害。

    然后,慢慢揉动糯米包,大概过了几分钟,我打开糯米一看,中心很多糯米都变成了紫黑色。

    张九零和我又惊又喜!看来是有效果的,重复做了大概二十分钟,左眼的伤口开始由紫黑色变成红肿。

    我本以为事情可以顺理成章的处理完毕,但是我高估了糯米的功效,它并没有那么神奇。在左眼眉心始终有一团淤黑没有消散。

    “不行了?”张九零侧头问我。

    我也不得办法,翻看密集,看了好一会,发现里边提到一个五行水净化发。

    这五行水就是融合金木水火土五中元素,称之为无形!

    这东西我以前经常弄,手头的东西也够,不过里边还提到一个条件。光是五行还不足以完全去除尸毒。

    还得有人帮推拿!这门功夫我根本不会,左眼会一,冰山脸会更多,可惜他不在……现在谁来就左眼。

    给读者的话:

    更
推荐阅读: 龙王传说 真武世界 史上最强吹牛系统 大叔,轻轻吻 大侠给跪 耐瑟瑞尔的辉煌 武神血脉 异能小农民 龙蛇之拳镇山河 贼行天下2死亡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