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战国系年传奇 > 章七四:跨齐入晋鬼姬入门下

战国系年传奇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战国系年传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章七四:跨齐入晋鬼姬入门下

分享到:
关闭

当一个人多年努力奋斗为实现某个愿望,可最后即将付诸行动时,却得知那目标不存在了,可想而知内心该有多失落,多茫然。

此刻这鬼姬娘娘就是这样。“周王朝既然已经破败,那我该何去何从呢?大王,你在哪里呀,我好想你啊!呜呜,呜呜。”

这哭声嘤嘤啼啼,悲悲切切。过了好一会儿,那鬼姬娘娘方才止住哭声,找了个青石,也坐了上去,拄腮沉思。这一坐便有一个时辰之久,那鬼姬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站起了身来到墨子面前,行了一个万福,道:“多谢壮士告知鬼姬周朝之事。壮士既然敢独自一人为这鬼事前来鹿台,必是有胆有识,非凡人之辈,既然没了复仇的目标,鬼姬也决定不再去伤害世间凡夫俗子,只是想请壮士答应鬼姬的一个请求,这阴暗的地下,已经住够了,鬼姬希望能随壮士出去再见识见识世间的繁华,否则长久居于此,心态必会发生变化,难免再做出伤天害理之事。”

“额?”墨子倒是被这鬼姬娘娘弄了个措手不及,本以为要费一番手脚,没想到这般好劝,一说就说通了,“随我出去?我如何带你出去?再说我一男子,带你一个阴灵女子如何使得?”

那鬼姬捂嘴一笑,顿现百媚:“那我不管,既然壮士有心来此劝善,必是有办法的。而且我能感觉到你必是与商纣天下有所关系的,你可不能放任前朝王妃不管呦!”

“你是如何知道我与商纣有关系的?”墨子有些诧异。

“咯咯,我还以为壮士一直波澜不惊不会有疑惑呢,原来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啊!”鬼姬笑道。

墨子也笑了:“即便圣人,也不可能什么都知道。”

“好了,不逗你了。”鬼姬一笑,“这是我修炼的一种能力,能看穿人与人之间的血脉关系,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呀?”那鬼姬身形一飘,将头伸到墨子耳边,咯咯笑道,“我还有一种能力呦,便是能看穿人心所想啊?”说完,身形又是一飘,绕着鹿台飞舞。

墨子苦笑了一下,想不到这鬼姬还有这种本领。看着飞舞飘忽的鬼姬,墨子摇了摇头,道:“若要带你出去,唯有一种办法不会惊世骇俗,那便是变化,只是这变化之术,我也是刚刚开始研究,还不成熟,况且这变化术一旦练成,非同小可,非嫡传弟子不能传啊。”

“呦,难不成你还想将老祖宗的爱妃收为弟子不成,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心思还挺大的么。那你要不要将我纳入妻室啊,虽然我生前为纣王的王妃,但死后却是重生为阴灵,两不相干哦。”这鬼姬竟起了挑逗之心。

这话一出,顿时让墨子一口口水没咽好,抚胸咳嗽起来:“莫要轻言,莫要轻言!我那《墨子五行记》以变化术之最,一旦施展,外人无法辨识,那便容易借机行坏事。所以非嫡系弟子不能轻传。”

“哦,那变化之术是你创的么?你叫子墨子?”鬼姬问道。

“啊,啊,正是。”墨子这才想起来这鬼姬还不知自己名姓呢。

“你真是又聪慧又有才又有胆识,像极了大王。”那鬼姬喃喃自语,看着墨子的眼神越加迷离,“若是你愿意,续不了前世姻缘,我便做你弟子又何妨?”

“啊?你说什么?”

鬼姬抹了下眼睛,擦了擦眼泪:“没说什么,我想拜入你的门下,这样你就可以放心传授了,这样可好?”

“啊,你真要拜我门下?只是这辈分难以平衡啊。”墨子心中苦笑,这今晚真是遇到了鬼事,这近乎千年的祖宗前辈要拜自己为师,那徽子老祖宗地下神灵知道了还不得跳出来。

“我本阴灵,你何必在乎这世俗之礼。”鬼姬娇滴滴的说道。

“也罢,那我就冒天下之大不韪,收你为徒。反正我连龙都收了,也不在乎你这阴灵。”墨子是想到就做的人,一旦自己定下便立马拍定。

“你还收了龙为徒?”这下轮到鬼姬惊讶了,“那龙可是能上天入地,你是如何令其信服的呢,又是如何交流的呢?”

“嘿嘿,这就是我的本事了,不然如何做师父?你既然拜入我门下,鬼姬一名便不要再轻易用了,否则难平朝歌百信心头怨火。”墨子道。

既然墨子答应,便是师父了,但鬼姬却没有跪拜,只是隔空向墨子行了一礼为拜:“师父考虑周到,那就请师父重新赐一名字。”

墨子想了想,开口道:“你本阴灵,自地下修炼千百年,今出关重新为变化为人欲再观世间繁华百态,我便赐你‘观世灵’,你看可好?”

“观世灵,观世灵。”这鬼姬低声念叨了两遍,不由落下两行清泪,“前世为人大王赐我苏妲己,令我受尽万千宠爱,今过千百年,再见面时赐我观世灵,却为一生弟子。”略微感叹了下,行礼拜谢,“此名甚是好听,多谢师父赐名姓!”

“我怎么看你似有什么心事一般,可是不愿做我徒弟?”墨子看了鬼姬有几次自己低声喃喃自语,不由问道。

“没有的了,弟子只是心中欢喜,感叹前世今生,有些感触而已。”鬼姬笑道,“自今以后,苏妲己不复存在了,鬼姬娘娘也不复存在了,存在的只有观世灵了。”

“既如此,那我便将变化之术传授与你,也好你日后化身行走世间。”墨子道。

观世灵一听师父要传大法,便飘忽其前坐好,百媚一笑道:“弟子尊礼,谢师父大恩!”

“世间五行,得于阴阳,阴阳调和,是为太极,太极之上,是为无极。世间万物,均存阴阳,如日月,如男女,如花蕾,如体内经络,如五行相生相克。水火之间,水为阴,火为阳,水火调和,化为你我生存世间空气,阴盛,泛水,阳盛,生火。金木之间,金为阳,木为阴,金盛,化岩石,木盛,化草木……五行间,相互转化,非一成不变,阴可为阳,阳可为阴。金化为齑粉可生成土,土凝练可聚成金。金成斧锯可断木,木沉经久自成金……五行间,也可间接转化,木生火炼金,火炼金化水,金化水成土,水成土生木,土成木生火,如此生生不息……诸多变化之间,阴阳互转,各自协调。故身体变化也在于此,你自身阴盛,无肉身,则五行不全,肉身死化为土,魂魄为水,故我需先为你补全五行,你再运转‘五行记’之法,变化人身。”

“多谢师父!”听到自己真的能变化人身,观世灵万分激动,“该如何补全五行呢?”

“我将以紫金熔化成水,金水融入陶泥炼化成一器,此为含金、火、土之器,再将你魂魄聚凝成部分水放入器中孕养,取遇水土即可活之垂柳放入器中与你魂魄之水相合,如此五行相聚,生生不息,阴阳互转。”墨子将其方法说了出来。

那观世灵一听大喜:“还请师父费心,弟子已有些急不可待了。”便是拜了师,这观世灵一笑一颦之间还是那样百媚娇声。

墨子苦苦笑了一下:“世灵,你以后要注意下说话语气与方式,若是被你师娘见到了,还不得生气啊。”

“哦,那我该怎么样说话呢?”观世灵偷偷笑道。

墨子想了想:“也没什么,只是稳重庄严一些就好。”

“知道了!我会慢慢改的,不会给师父您带来麻烦的,咯咯,咯咯。”这边说会改,那边还是这般,看的墨子直摇头,这就是女弟子的优势。

“今天炼器已经来不及了,明天白天我先将器皿练好,明天晚上再来这里,让你融合。”

“嗯,只是这些被我取了阴魂之人怎么办?只有一些最近取的能还原回去,那时间久的已无法再让其复生了。”

“能复生的你便让其复生吧,实在不能复生的,你便将其化为器皿之水吧。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五日后再来,你这几日莫要再出来。”

这墨子离开鹿台,回道居住的客栈,那将军等人都在等候,一见墨子,纷纷上来询问除鬼结果。

“今日除鬼未成,不知为何竟未出来,明日待我炼制一器,定将其收了!”墨子做模做样道。

“需要炼何器,需要哪些工具材料,我这就让人准备。”那将军一听,急忙问道。

“一些上好陶土、一些兽骨、半斤紫金、一个炼器烧窑、炼器工具、取火材料准备充足。明日一早我将开始炼器。”墨子吩咐道。

那将军记好,便忙安排人连夜去准备。次日,一应材料、工具准备妥当,墨子便带着三位弟子着手炼器。

原本不需要兽骨,但墨子考虑到观世灵化人,需体内有骨,便想到借用兽骨融入器中。就见其先将兽骨烘烤至干,随后一掌拍下,那兽骨顿化为齑粉,又仔细检查了一番,用捣臼再加细捣,使其完全成粉,方才放到容器中收好。又取那紫金,夹入双掌之中,运神功,双掌相碾,那紫金竟自化粉,这份功力却是不简单,令金属变形断裂倒也容易,但令其成粉,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了。

骨粉、金粉准备妥当,又取那上等黏土,取水混合成软泥,取那骨粉、金粉混入其中,一遍一遍搅拌和泥,至骨粉、金粉均匀融合,方开始成型。至于成何型,墨子心中已有数,做那上广口,中瘦腰,下大肚型。一番揉捏终塑造成型,放在阴凉处让其阴干。这阴干过程中,墨子施展修为,以柔和劲力打入器坯中,即可助其阴干速度,又可凝聚其强度。

如此一日半后,墨子令人烧起炉窑,将器坯放入进去,高温烧制,禽滑厘鼓动风箱,墨子坐于一旁控制火温。这又是低温、又是高温、又得保持温度,如此下来,历经两天时间,方才停下。又是一番冷却,一道道功力的输入,再次加强其强度,直至第五日,这器终炼成。

就见那器,色泽净白透亮,圆润浑然天成,那一摆端庄大气。用手轻轻一弹,“叮”的一声,声音悠远,嘎巴清脆。

那禽滑厘一见,抓在手中爱不释手:“师父,这等器物,您是怎么想出来的,恰如玉脂一般,真是漂亮,若是放到外面,估计价值千金,足抵数城啊!”

“呵呵,我也是无意中炼成的,倒也不知为何如此晶莹剔透。不过一器物而已,不必过于贪恋。”墨子也甚是喜欢,但言语中还是告诫弟子莫贪恋外物。

“给这器物取个名字,您看叫‘玉净瓶’可好?如玉如脂,洁净无瑕。”禽滑厘把玩着这这器物。

“不错,这名字很是合适,就叫玉净瓶吧!”墨子对这个名字很是满意。

“只是这玉净瓶如何收那鬼物?会不会太脆了,万一不小心打碎,可就前功尽弃了。”禽滑厘很是关心。

“你可试下这玉净瓶硬度如何。”墨子避过第一个问题,让禽滑厘试验瓶子解释与否。

“嘿嘿,这瓶太好了,我可舍不得试它,万一打碎了可太可惜了。”禽滑厘抱着玉净瓶嘿嘿笑道。

“看你这守财奴的样子。”墨子笑骂了一句,随手一挥,那本被禽滑厘抱着的玉净瓶凌空飞出十米开外,“叮当”一声落在一个青石上面。

“哎呀,我的瓶!”那禽滑厘先是一惊,随后赶紧跑过去捡起玉净瓶,上下左右查看,说也奇怪,这陶瓷做的玉净瓶,自空中跌落在石头上,竟完好无损,连一点点刻痕都没有。“师父,您可吓死我了,这要摔碎了多可惜!不过,您还别说,这玉净瓶真是结实,这样摔下去,一点事都没有。”

墨子结果玉净瓶,闭上眼睛,手在瓶上一阵摩挲,过了一会儿,睁开眼睛,点点头:“未出我所料,是件宝物,可行!”

“师父,明天你去收那鬼物,我也去开开眼呗!”禽滑厘笑道,“这等鬼物还真没见过。”

“不行!”墨子一口回绝,“不但你不能去看,还要帮为师看护好鹿台周围,如有人擅自闯入,还要帮为师将其制住!”看禽滑厘张大了嘴还想问,便又说道,“此事,日后你自会知晓,此刻不是问的时候!”

见师父如此强调,禽滑厘也知这事有些保密,知事有轻重,点头应是。

夜,来到。月上中空,墨子带着玉净瓶与禽滑厘前往鹿台,临近鹿台,那禽滑厘停下了脚步,开始四处巡视。墨子则来到泉水边,折了一根新鲜的柳枝,放入了那瓶中,转身来到上次盘坐的那块石头上。

不一会儿,一阵烟雾飘过,观世灵现身出来。一看到盘膝的墨子,先是眼中充满柔情,随后充满尊敬:“师父,您器物炼成了?哇!真漂亮!”一看玉净瓶,这观世灵便爱不释手,捧在手里怎么看怎么喜爱,“谢谢师父!”一个飘忽“啵儿”在墨子脸色亲了一口。

“额?你……”墨子摸了摸脸,这阴灵的亲吻和真人的亲吻感觉还真不一样,软软的,凉凉的,别是一番风味。“怎可如此?”墨子皱眉道。

“咯咯,师父莫怪,只怪师父炼的这器太漂亮了,世灵忍不住要谢下师父。”观世灵笑道,“这器物可有名字?”随即话题一转,转移师父注意力。

“不可再有下次!”墨子佯做严厉,“这样让人看到成何体统!”接着话音一变,“这器物,你大师兄给其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玉净瓶’。”

“玉净瓶,这瓶美,名字也美,真是好听!这以后就是我的寄身法器了。”观世灵捧着玉净瓶,开心道,“师父,那下一步该如何借玉净瓶变化人身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战国系年传奇》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qishuw.cn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