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成为团宠后我一直在掉马 > 第七十六章 杀破狼集合

成为团宠后我一直在掉马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成为团宠后我一直在掉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七十六章 杀破狼集合

分享到:
关闭

H市中心医院。

天气阴沉,没多久就下了雨。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医生们推着何云芳的病床快速进了手术室。

高袁平看上去像老了十岁。

正在手术中的指示灯亮起,不久之前何云芳还能跟他说几句话。

祁列医生匆匆走出来,高袁平几人围了上去七嘴八舌地开始询问,祁列环视了一圈:“顾小姐到了吗?”

高袁平一愣,邹白薇一听到顾念的名字当场就炸了:“我们才是病人家属!她连十八岁都没有,你们找她干什么!”

“医生,病人是我母亲,关于她的身体我想我有权利处理,顾念太小了,她什么都不懂,不能把我妈妈的性命交到一个小孩的手里吧,要是真出了事,谁来负责?”高袁平想起刚才何云芳几乎喘不上气的样子就心慌。

祁列的语气算不上好:“顾小姐是病人的第一责任人。”

他很想直说,下午的时候何云芳的各项指标还挺正常,怎么这么一会儿突然就恶化了,在此之前何云芳的医院里只有他们几个人,至少在照顾上面肯定有失责的地方。

“病人左右心肺都有不同程度的衰竭,属于重症,刚才病人血压骤升,引起了并发症,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肺源,越快越好。”

上个星期他们已经联系到了国外的肺源,本来以为只要何云芳情况稳定下周就能动手术,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担心何云芳支撑不住了。

他的余光扫见了站在邹白薇旁边的女生,病人家属他差不多都能认出来,但是这个女生他面生得很,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好像是叫高夏的,是何云芳的亲孙女,如果他没记错,这个女生总共也就来了两三次。

高夏也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本来有些恍惚的目光突然聚焦:“医生你快救救我奶奶,她现在还不能死!”

祁列震惊了,什么叫现在还不能死?

高袁平的身体晃了晃,邹白薇咬着牙说道:“我再给我姐打个电话。”

这次的事情也算是高夏给唐昕背了个锅,邹白蔷不管是于情于理都应该再帮她一次。

果然,电话那边邹白蔷答应的很爽快。

她和唐绍东是一起来的,唐绍东有意想弥补高家,虽然他依旧会以唐昕为先,但是补偿还是可以做到的。

在询问了医生情况之后,唐绍东去打了几个电话。

高夏在他们来之前就躲开了,邹白蔷没有看到高夏,却也没有打算询问,她点点头算是和高袁平打了招呼,然后把手上的伞放在了靠近安全通道的位置,伞尖不断滴着水,她拿出手帕把肩上落的几滴雨擦干净,然后笑了一下:“雨真的很大。”

这个态度让邹白薇心里一沉,大概知道这条缝是怎么都弥补不过来了,但是她真的不能让高夏连学都没得上,所以何云芳不能死。

电梯门打开。

顾念从里面出来,她浑身都湿透了,冷白的皮肤几乎显出病态的苍白,湿法贴在额上脸颊边,一双眼睛清冷却锋利。

“需要我做什么?”接到电话的时候,她的脑袋里几乎一片空白,她上午还来了一趟医院,那个时候她帮何云芳把了脉。

祁列有些不忍心看她,只快速的说道:“肺源,但是病人已经拖不了了,她的血压很高。”

唐绍东挂断电话走了回来:“肺源要现找的话根本来不及,只能通过国外那家医院进行紧急调动,最快也要两天。”

“来不及。”祁列的脸色沉了下去,他看向顾念,“我跟你说实话,手术室里的是霍医生。”

霍医生。

顾念的眼里露出了苍凉茫然。

“这不是很好么,霍医生手下的可没有失败的例子。”邹白蔷看到了顾念的表情,冷笑了两声,真是没见过世面,连霍医生的名头都没听过么。

闻言,邹白薇也稍稍放松了些。

祁列像是在看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我的意思是,就是因为里面的是霍医生,你们现在才有时间去找肺源。”

何云芳左右心肺都是重症衰竭,现在引起了血压以及并发症,如果不是霍医生主刀,这会儿人都没了。

邹白薇脸上一白:“那我们该怎么办?”

“四个小时是么。”顾念的语气像是询问,却又像是叙述。

祁列的眼里划过了一抹利芒,面上却不显:“对。”

这个时间和三爷说的一样。

“我知道了。”顾念走向等在旁边的孙主任,从他的手上拿过了手术同意书开始签字。

邹白薇看到她的动作,几乎以为她疯了:“你知道什么了?你听懂医生的话了吗?这会儿做手术不是等于找死么!你是不是早就巴不得妈出事,你就不用再到她面前装了!”

顾念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她把手术同意书交了回去,对祁列郑重说道:“麻烦你帮我和霍医生说一下,我需要他的帮忙。”

祁列没完全领会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也点点头:“我原话带到。”

天台上。

风雨交加。

夏天的末尾,雨滴又急又快,砸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顾念从电梯出来,拿出了两部电话,翻转了一下再拼接,就成了一台微型联络器,她一把扯下了脖子上的银蓝吊坠,安了个按钮,吊坠发出了淡蓝的光,这是一个信号接收器。

当她走到天台的长廊下的时候,装置已经安装完成了。

外面下着雨,她把信号增加到最强。

屏幕上有个红点正在扩大,显示信号正在发散中。

两秒之后,屏幕上像地图一样的画面上突然出现了其他几个红点,齐齐开始闪烁,与此同时,耳机里传来了几声不同的音色,但是同样激动的声音:“七杀!”

但是仅仅就此一声。

他们清楚地知道这通讯息代表的是什么,于是都不浪费时间,只是安静等待顾念那边的声音,可是耳机里却能清楚地听到很重的呼吸声,他们的心情都顺着听筒传过来了。

“我需要国外一家医院的肺源,破军,是你的地盘。”顾念看了一眼时间,沉声说道,“三个小时,送到我现在的目标点。”

三个小时。

破军那边快速确认了一下地点,一声收到之后就没了声音。

同伴需要支援,他们永远都是后盾。

这是杀破狼不变的规矩。

信号那边虽然没人说话,但是全都默契的没有挂断,直到三十秒之后,顾念直接切断了信号源。

而真的等到信号切断的时候,杀破狼的其余人才在内部联系讯号里放声尖叫了出来。

内部信号不会阻断环境音,破军那边传来了海风的声音,他一把转了游艇的方向盘,在海面上划过了一道白浪,在海水声中痛快的叫了出来:“我他么的七杀!”

贪狼那边传来了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他用了五个小时闯进了保险大厦的安防系统,找到了密室中的保险箱,但是这会儿他好不犹豫的关上了保险,袖扣发射了装置击碎了玻璃,从四百多米高的大厦顶层窗口直接跳了下去:“一年了她还知道出现!”

其他的信号源里传来了键盘敲击和指挥的声音,是杀破狼组织里的其他人员,这会儿都兴奋地不行:“我说过了H市那个信号肯定是七杀,邵林天天往那跑!”

天台。

顾念的电脑屏幕上的画面是视频通讯。

“你还知道找我.......你怎么了?”墨子染那边光着上身戴着个墨镜正在躺椅上晒太阳,接通的第一反应就是跟顾念皮两句,但是几乎也是同时就发现了她通红的双眼,下一秒他就已经起身往回走了。

“我需要一家医院的肺源,但是来不及走程序,我的朋友去接应你。”顾念没有任何客套,话里话外几乎已经把墨子染的任务安排了个清清楚楚。

如果这话是别人说的,墨子染只会给个白眼,理都懒得理。

但是这会儿他只是说道:“好,你别急,不是难事,先挂了,资料发我。”

视频电话刚刚挂断,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来电显示,是霍祁严的电话。

顾念连忙接起来,那头的人是祁列。

“顾小姐,三爷说关卡全部打通了,我们可以直接把人带回国。”祁列那头的语速很快,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顾小姐,手术刀您随时可以拿。”

手术刀。

顾念缓缓仰起头,眼睛微微合上。

风雨渐渐小了,远处的天空也放出了些许亮光来。

手术室外。

邹白薇几人盯着手机时间和手术室的信号灯,都是沉默不言。

这会儿虽然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打算,但是目的却是一样的,他们都不希望何云芳死。

邹白蔷用眼神询问唐绍东,却看到他缓缓摇了摇头,他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我给朋友看了一下老太太的病例,他们给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没办法,他们是圣索医院的主治,权威很高。”

他避开了某些词,实际上他那些朋友的原话是:“这个老太太能活到现在简直是医学奇迹。”

那些医生甚至纷纷问起了老太太的治疗方案,唐绍东不太了解,只是说主治是霍祁严,那些人又都一副原来如此的语气,转而去惊讶为什么霍祁严愿意在一个三线城市里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老太太主刀了。

入殓师灵异录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成为团宠后我一直在掉马》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qishuw.cn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