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 第三百零五章 生死难关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零五章 生死难关

分享到:
关闭

明王妃说完那番话,便再未开口。

容清纾也不再耽搁时间,只是一一取出那些工具,摒弃一切杂念,准备为明王妃取出那支带倒刺的箭矢。

一门之隔,屋内尽是紧张忐忑,屋外则是一片悲戚。

原本在屋外等候的,只有御颜熠和韩织欢两人。因为天色渐渐沉暗下来,又多了君昭瀚、宫襄宸和御锦黎。

“山长,都怪我不好,在群英荟萃大败御棠华后,喜不自胜,回驿馆途中疏于防范,使得贼人有可乘之机,让大嫂为救我一命,身受重伤。当时,若不是山长及时赶到,仗义出手相救,也许,我和大嫂都要命丧歹人之手。”

韩织欢含羞带怯地对着君昭瀚哭诉,好几次都要扑在君昭瀚身上,幸而君昭瀚反应灵敏,每次都能及时避开。

宫襄宸本就忍着一肚子火气,无处发泄,此时被韩织欢这么一哭闹,满腔怒火根本就忍不住了,“韩织欢,你知不知道,容清纾在里面为明王妃处理伤势。你这么吵吵嚷嚷,万一让容清纾分心,出了什么意外,明王妃今日便要丧命于此。你已经害了她一次,还想害她第二次,你究竟是何居心?”

宫襄宸将一腔怒火发泄在韩织欢身上,君昭瀚离二人最近,自始至终都毫无所动。

反倒是一旁的御锦黎挺身而出,为韩织欢说话,“明王妃以身相护,长宁郡主才能劫后余生,她心中本就歉疚不安,方才也是无心之失。况且,这也是韶国之事,四皇子一介外人,又何必口出恶言,如此咄咄逼人。”

宫襄宸被御锦黎训斥,没有任何的收敛,反而更是激动,“御锦黎,你别忘了,性命垂危之人,可是……”

宫襄宸似乎还要开口,却被君昭瀚及时阻止,“襄宸,这是韶国的私事。我们是外人,不便插手。”

宫襄宸原本是怒发冲冠,被君昭瀚冷声训斥后,一向乖戾的他,竟然真的沉默不语。

韩织欢却忍不住了,生怕君昭瀚误会什么,“山长于欢儿有救命之恩,如此大恩大德,区区韶国之事,怎会无权干涉。”

君昭瀚退了一步,似乎是想拉开与韩织欢的距离,“本是举手之劳,长宁郡主无需记怀。况且,于长宁郡主有救命之恩的,是明王妃,眼下,长宁郡主该担忧的是她的安危。”

君昭瀚的举动,让韩织欢心中慌乱不已,“山长,欢儿没有……”

宫襄宸更是给了韩织欢一个冷眼,“真是狼心狗肺,只想着自己的儿女私情,明王妃就不该救她的。”

宫襄宸的那番话,更是让韩织欢无地自容,一向野蛮跋扈的她,竟也不敢出言反驳他。

自始至终,御颜熠都在一旁冷眼观望着众人的纠纷,只是,时不时的往屋内投以担忧与急切的目光。

君昭瀚应付着韩织欢,似乎也有几分疲乏,绷直着身子向御颜熠而去,“阿熠无需担忧,清纾在医术上颇有造诣,定能让明王妃转危为安。”

“容清纾的本事,我自是再知晓不过,不劳昭瀚提醒。昭瀚与其劝说我无需担心,还不如先说服自己放心。况且,我并非担忧她无法救明王妃一命,而是忧心她昨日才费心竭力地医治陈姑娘,今日又为明王妃处理伤势,身子会吃不消。”

他劝说容清纾为明王妃处理伤势,虽有几分私心,但更是想趁此机会,让容清纾迈过去心中的那道坎。此时,他却有几分悔意了。

君昭瀚绷着的那张冷峻面容,闪过一抹尬色,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道:“阿熠所言极是,清纾医术造诣非凡,明王妃又吉人自有天相,定能挺过这道难关。”

御颜熠意有所指地扫视着故作从容的君昭瀚,“昭瀚对明王妃的关怀,似乎非同一般。”

君昭瀚不答反问,“明王妃品行高洁雅正,阿熠不也一样对她颇为仰慕?”

御颜熠对君昭瀚的这番话,似乎颇为不满,“我此生仰慕之人不知凡几,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宫襄宸一听到这番话,便觉得甚是刺耳,“御颜熠,你这话什么意思,是巴不得明王妃香消玉殒吗?”

御颜熠淡淡扫过宫襄宸,见他已经被担忧惧怕冲昏头脑,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还特意压低了声音,“四皇子的这番关切,还请适可而止。否则,今日之事若是传扬出去,于四皇子倒是无碍,但明王妃若是挺过这一生死之关,未必还有余力迎接外面的流言蜚语。”

君昭瀚的神情,也多了几分警告,“襄宸,阿熠所言甚是,众目睽睽,还需注意分寸。”

这时,容清纾突然传出来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谈话,“高太医,我要桑白皮线和曲针。”

高太医闻言,赶紧从同行来的太医的医药箱中,取出一个精致的檀木匣子,激动地颤抖着双手,递给一脸忧色地候在门口的侍女。

韩织欢皱着眉头,“容清纾要这些东西作甚?”

“长宁郡主有所不知,桑白皮线和曲针,都是用来缝合伤口的工具。容姑娘既然要缝合伤口,那便说明,箭头已经拔出来了。”

韩织欢似乎因为过于激愤,哭喊时不仅声音沙哑地哭不出声来,就连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在大嫂身上下针,容清纾怎么想得出来。刚刚要你们拔箭头之时,还说没有麻沸散,怕大嫂撑不住,硬生生地拖到容清纾过来。没有麻沸散,已经让大嫂忍着拔出了箭头,现在又要下针,大嫂怎么撑得过去。”

“什么?没有麻沸散,容清纾怎么下得了手。”宫襄宸听了这番话,似乎也要忍不住冲进去。

就连一旁的御锦黎,也绷直着身子,似乎在遭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还要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御颜熠的声音里,尽是冷厉之色,“若是不想明王妃出事,便都冷静点!”

可这番话,不但没让宫襄宸和韩织欢冷静下来,反倒让他们更加疯狂。

尤其是有些癫狂的韩织欢,“御颜熠,你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若此时此刻,遭受痛苦的是容清纾,你还能如此泰然处之吗?”

“关心则乱是情理当中,但你们如此肆无忌惮地大吵大闹,影响了容姑娘行医,这是非要将明王妃逼上死路吗?”

众人听得出,君昭瀚这句话,虽然听着冷静自持,无悲无喜,可声音中都是颤意。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mjtxs.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