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钧天图 > 第七十二章 七争(二)

钧天图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钧天图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七十二章 七争(二)

洛长风等待着答案,斩仙台周遭诸席都在等待着答案。即使对很多人而言,这个答案已心知肚明。

端坐高位的帝无泪白衣持扇,乱舞飞雪后的那张俊俏脸蛋看着并无怒意,反而挂着丝丝笑容,是胸有成竹,还是笑里藏刀?

帝无泪笑道:“据闻?洛城主据何人所闻?虽说世间传闻多数为真,可总也存在些许流言蜚语滥竽充数为饭后谈资不是么?”

洛长风说道:“实不相瞒!莫阁主有女,与洛某是手足同袍。”

帝无泪恍然大悟模样:“原来是那位天机阁少主所言。”

洛长风说道:“我没理由怀疑同袍。”

帝无泪收起折扇,顿了顿:“莫七难确被本座拘押。”

洛长风直来直往说道:“乱世当头,恩怨自休。不知盟主阁下可有释还打算?”

斩仙台风雪迷乱,呼呼风啸里夹杂着两人平静的声音,除此之外寂静清寥。

帝无泪嗤笑一声:“洛城主是以天下共主的口吻向无泪发号施令么?”

洛长风也暗自轻笑:“不敢。”

帝无泪站起身,环视四周:“莫阁主也好,东楚明王也罢,终究是与帝王盟私自恩怨。然而今日若得天下共主敕令,要我帝王盟留全性命交出此二人,为顾全大局,无泪亦绝不犹豫。”

帝无泪转而望向洛长风说道:“可如果仅凭洛城主一句话,恕无泪直言,恐怕没那个分量。”

洛长风摆了摆手轻笑,随后看着女神龙欧阳庆许,露出江满楼般的笑容:“咱们,继续?”

女神龙捋着鬓边青丝,拂去数片浅雪,神态动人。得帝无泪点头示意后便正要说话,忽见另有人物站起身来。

赫然是牧云剑城!

登时,无数目光投送而去。就连低头临贴风月无关的青神山小圣人也破天荒停下了笔。

作为昆仑七十二奇峰剑阁阁主,也是数位天下共主候选第二的绝世人物,王道剑牧云剑城的态度与立场无疑分量极重,说是能一言颠覆局势也不为过。

洛长风隐有预感不详。

连城诀复如是。

见众目睽睽里,牧云剑城并指作了一礼言道:“昆仑剑阁愿尊帝王盟主号令。”

此言出,石破天惊!

斩仙台尽是哗然!

昆仑剑阁欲归帝

王盟麾下?

如何使得?

如何能够?

席间无数视线交错,列座诸强试图从彼此眼中寻找答案。可谁能猜到王道剑的心思?便是紧挨着落座的中庸剑王小二也面露不解,神色凝重看着自家师兄。

于是洛长风投去视线。

连城诀目光深邃。

书院众人冷眼,天东诸位愤然。

擅自违背约定的牧云剑城没等到千夫所指,天南联盟中某些商贾豪门权贵便开始见风使舵宣明立场。

接着镇山重夔,罗浮宫主,刻碑人公孙有礼,黄泉路的夜骑郎以及刀剑错的披甲门梁冰先后起身,共荐帝无泪为天下共主首选。

还有北雪山庄刀尊秋北雪……

千席沉默。

斩仙台沉默,列座群雄沉默,就连风与雪、云和天、旌旗与树叶都在沉默。

牧云剑城愿以帝王盟马首是瞻,说明无意天下共主之争。如此,以铸剑城剑浮沉为首提议牧云剑城统帅群雄的诸强便自然而然变成帝无泪的支持者。众星拱月,直逼菩提书院和天东阵营……

天下共主十选。

帝无泪,牧云剑城,白知秋,君泽玉,连城诀,老舟子,陈玄都,江满楼,洛长风,莫七难。

牧云剑城退位让贤。

白知秋提剑化外天。

君泽玉,连城诀,洛长风甚至江满楼,联名举荐莫七难。

老舟子悠悠岁月摆渡北海不下船,狂诗绝剑斗酒百篇意气重、千里杀人不留痕。一出世,一绝尘,俱是潇洒风流物,绝非天下托付人。

这般算来,天下共主十选唯剩帝无泪与莫七难两雄相争。双方阵营实力浑厚,拢共囊括天下强者六分有余,可谓分庭抗礼势均力敌。

天下会至此,已无须再议……

帝皇陵山巅风柔雪轻,那些银白的精灵仿佛察觉斩仙台四周紧张而无声的气氛,唯恐惊扰此间神仙尊者被随手化作青烟,变得兀自乖巧起来。

多说无益,洛长风起身。

院长李星云和道师离落以及书院众人起身。

连城诀起身。

天东九金兰木郎邪君等人起身。

妖帝麟儿起身。

萧别恋起身。

小圣人王亭集搁下手中笔起身。

断家家主和枯冢守门老者起身。

雨一盏率天南联盟起身。

孤城闭起身。

楼兰君主起身。

以菩提书院和天东为首,将莫七难送上天下共主十选的山门宗主各方首脑随之起身。

天北六姓王敖老祖与陈氏豪阀起身……

诸强立于各自席间,风雪中面向帝无泪共同执礼。无话可说,然后离去。

算是威胁?

还是兵谏?

女神龙欧阳庆许孤身站在斩仙台中央,唤了句:“留步。”

对洛长风,也对连城诀。

只听曾与第五世家卷帘刑将潜龙军师齐名、互为左右的凤翔军师女神龙说道:“诸位若无异议,明日天下会我帝王盟在此摆擂,无论请剑问拳皆来者不拒,胜者为王!烦劳天北六姓的各路前辈做个见证。”

洛长风没有回头,只是与连城诀对视一眼,然后回道:“那就,争七吧。”

……

一个夜晚。

洛长风远赴帝王盟参加天下会后的某个普通夜晚。

菩提山上有风,也有雪。

就是鲜有人。

静谧非常。

藏书楼里,天刀断千劫敞开着门与窗,映着一盏无论风雪如何肆虐也吹不灭的孤灯,正自对某部残破刀谱批注补缺。

忽而有缕穿堂风翻动书页。

神髓内敛的鹤发老天刀眨了眨眼,而后刹那微怔,身影消失无迹无踪。

……

紫竹林后。

有叶扁舟划入终年风雪的忘情川,撑船人身轻如燕几个闪掠便出现在院落门前。

那里,早有一袭红衣披甲而立。

安红豆怀中系着襁褓,襁褓里熟睡着婴儿小豆芽。

持剑待战。

她看着那人:“终于等不及了?”

南希寒摊了摊手:“等是等得及的,只不过机不可失。”

安红豆柳眉微蹙:“天刀前辈?”

南希寒说道:“与我无关。兴许是异族?算了,反正并不重要。”

安红豆说道:“你想做什么?”

南希寒说道:“我还没想好。”

安红豆说道:“苦海无涯,劝你回头是岸。”

南希寒摇了摇头:“既然身前无路,那便埋葬深渊。我已非我,你出剑吧……”

钧天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qishuw.cn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