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战国系年传奇 > 章五:赤松子游云梦访穹窿

战国系年传奇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战国系年传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章五:赤松子游云梦访穹窿

分享到:
关闭

自此之后,子简打起全部精神,除去必要的家业营生外,一门心思培养子墨。这诸多书简,一番讲过,子墨基本就能立马背诵,文义也能通透八分。文有《尚书》、《子鱼法理》,武有《六韬》,治国有《管子》等。

虽然此时有些书简尚未完全流通,但子简凭借自己云游四方所积累的,倒也能记载齐全,此刻全化为涓涓细流灌入子墨脑中。闲暇时间,将上古风云人物事迹逐一讲给子墨,课间穿插着自己云游四海,从当世大贤处所学的一些知识,将那理论与实践结合。

不到十岁光景,这子墨已将这些书本知识所学殆尽,差的只是更深层次的理解,对社会的阅历。

这乡村十里都知晓子简家出了一位了不起的娃娃,口口相传,一传二,二传四,四传八,这消息就传到了一位了不起的人物耳中。

这位高人,却是不简单,字号左圣,人称赤松子,乃前承轩辕黄帝,后启尧舜,名传千古的帝师。

曾有一案例。世传黄帝曾问道赤松子何为人间最妙的道理。赤松子回道:“人修行善恶,自然起于内心。心是五贼的禾苗、万恶的根本,人的心中准备做善事,善事虽还未完成而善神已经感应;心中起恶念,恶行虽还未发生,凶神已经知道。所以君子千日行善,善还未能修足,片刻作恶,罪恶便有余。至于超越本分夺取吞并,也是始于内尽;有得有失,一定在天道。又有起心思害人,未必就能得手,于是产生生死、沉浮,也全由命运决定。”

简简单单的几句,已将人心善恶状态描述的十分清楚。

还有一案例。黄帝问赤松子智者分哪几等。赤松子回道:“智者有三等,他们都是仁爱的人。上等的智者通晓天文,明察地理,不用学就明白,不用教就理解,暗记而不忘,能辨别音律,鉴别贤人和愚人,心地慈悲怜悯,不轻视别人,懂得成功失败的契机,知道进退,区别存亡。这种人即便贫穷,最终也会富有;即使暂卑微最终也会高贵,这就是上等的智者。中等的智者,对经书融会贯通,常保持恭敬的礼仪,见贤思齐,扶危救弱,施予恩惠不后悔,忠孝大义上不欠缺,言语不伤害人,温逊卑。这种人不用学,最终也会觉悟,即便没显贵,最终也会通达,这就是中等的智者。下等的智者,改掉以往的过失好好修持未来,听到自己不会的就想学习,深信善恶报应之事,不侵犯他人的财物,保护性命,爱惜身体,懂道理,通文法,自己能力强却能体恤能力差的人,自然就会害怕灾变衰败。这样小心谨慎没有过失,不会遭意外的灾祸,这就是下等的智者。”

非常简明的几句话,却深含做人的道理,大道至简,也正是如此,做人也正是如此。由此也可看出这赤松子十分不凡。

却说这赤松子,除去教育点化,一身本领堪为神奇,自得道后,久居昆仑,偶尔也到凡间走上一遭,遇到那得心的人,传些技艺,教化人间。

这一日,赤松子正在昆仑运周天,纳天地灵气,突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然后定目向远处东方一望,却见万里外的某处天空竟出现了七彩闪电。心中叫道:大善,看来这中华大地又有奇人出现,昆仑境内又可增添新人矣。

仔细再次推算一番,却是发现那奇人年龄过小,决定推迟几年再去寻访。岁月悠悠,一晃六年过去,赤松子再次推算,那奇人今年应在九岁多到十岁左右,遂决定出去看一看。驾祥云踩迷雾,出了昆仑秘境一路东行。

这赤松子飞行到云梦泽(今洞庭湖)时,俯首一望,心中一动,嘴角微笑,降落下来,站在一根芦苇梢头,一身墨绿道袍随风飘摆。赤松子随手折断一根芦苇,向那泽中掷去,这芦苇,如利箭般,激荡湖水四散,露出湖底一怪兽庞大身躯,钉在那怪兽身边的岩石上。那怪兽一见有人打扰其休息,大怒,身躯一动,顿时水面波涛似海啸,一声沉闷的吼声,自水底传向天空。那怪兽再一动,身下水云生成,尾巴一拍,离开水面,两只铜铃般大眼四处扫视。赤松子定睛打量这怪兽,却是一蛟龙,身长十丈开外,身躯浮动间,水云翻滚。这怪兽也在寻找,只见一人立在芦苇,似蜻蜓般,蛟龙也在仔细打量着赤松子,那大鼻孔不时的喷出一道道白雾,或许这蛟龙有所感应眼前的这人不简单,自己不是对手,若是不小心应付,此番将有麻烦,慢慢的翻滚的云雾平静下来。

感受到蛟龙心态的变化,赤松子微笑颔首,开口道:“想不到你这蛟龙,灵性不小,竟也懂得趋吉避凶之道。”

那蛟龙似能听懂一般,硕大的脑袋上下点动了几下。看到这蛟龙的动作,赤松子又道:“此番在此好生修炼,莫做无端杀念,更不可伤及无辜人类,你若行恶,必有人收你,你若为善,也自会有人渡你,你可明白?”

那蛟龙更是连连点头,讨好似的,大尾巴一卷,一件青绿玉石自湖底被卷了上来,大嘴叼住,送到赤松子面前。

“哈哈哈哈,想不到你竟也懂得人情世故。”拿起那块青绿玉石看了看,点头道:“怪不得你有如此灵性,那湖泽之中竟有如此灵气十足的灵石。”说罢将那灵石又扔向蛟龙,“这灵石你且好生收藏,自己也好生修炼,或许他日会有人来,将渡你成道,那时你若愿意可将灵石赠送与他。”

蛟龙感激的朝赤松子点了点头,大脑袋更是在赤松子身上蹭了蹭。

赤松子拍了拍蛟龙龙角,腾身飞起落在龙角之上,那蛟龙似乎明白其心中所想一般,身躯一绕,贴着湖面快速飞行,很快带着赤松子来到云梦泽一中心地带,此处也为云梦泽最深处。赤松子注视着这水,也不做沉思,双手一阵挥动,就见那湖水似有一无形大手般,将其分隔开来,形成一个圆柱形的真空地带,一阵操作,在一个巨石上挖了一个洞府,布置十分简单,里面只有一个石桌,一个石床,一扇石门,想了想,从身上取出一玉碟,几卷书简,随手丢在床上,又取出一夜明珠,安放一角,这洞府顿时有了光亮。一番布置,赤松子看了看,比较满意,关上洞门,做了个阵法,又做了结界,阻止湖水倒灌。

布置妥当,赤松子来到湖面,对蛟龙道:“自今日起,你就在此守护,等那有缘人。另外,也特允许你五年后,适当在此造一些灾难,但不可伤及人命,吸引那有缘人,若有人能降服你,你便引他来此,否则不必。”

蛟龙见识了赤松子的手段,再闻听此话,心中自是满心欢腾,欢快的绕着赤松子游动了几圈。见到蛟龙这番乖巧,赤松子也是甚为喜欢,拍了拍龙角道:“好生修炼,你我若有缘,或可昆仑相见,那里还有你的一位长辈。”说完,也不待蛟龙回复,腾空而起架云而去。

那蛟龙看见赤松子离去,两眼望向远去的云彩,直到消失不见,方才一头扎入湖中,顿时湖面翻腾,许久,那湖水方才平静。

那赤松子离开云梦泽后,沿着长江走向一直东飞,这一日,来到长江近海口,然后向南一转,来到越国地界的一处山丘,那山无峻岭,无奇峰,但自有一番游览风味。站在主峰上,俯瞰群山,赤松子想起数十年前,一次云游此地,为此地风景吸引,逗留游览,得遇人间一奇人,那人得知自己身份后遂自报齐国人,姓孙名武,字长卿,在这西山凹内结一草庐,潜心精研,撰写兵法。那孙武曾将其中两卷给与观看,确实是万世不出之奇书,又与其交谈一番,这孙武于战争用兵见解十分通透,克敌制胜,兵行险着,以弱制强,种种法门,俱说的头头是道,当时赤松子既下断言,此书若传世,必成兵学圣典。

环看群山,当年那孙武所结草庐仍在,只是空无一人,墙壁庐顶已经破败。飘飘然,赤松子踱步来到草庐,动手将草庐修缮一番,将一卷书简放在草踏之上,并留下字迹:“昔人离去,故人今来,君未归庐,留一竹简,若君归来,可学习之,或有奇妙。”

离开草庐,再来到主峰顶,欣赏此处风景,不禁引歌长吟:“奇人孙武已离山,此山当为无主山,无主无名难存世,依形结名有赤松,天形穹隆色苍苍,山有中隆边下垂,西下湖泽入大地,形似穹隆为其名。”吟唱完毕,又自语道,“此山以后就叫穹窿山吧,此山竟能诞生出一部奇书,也足以堪称智慧之山。”转身寻到一块青石,以指做笔,刷刷刷,一时间,石粉纷飞,不一会儿功夫,三个大字“穹窿山”刻写完,旁边还有几排小字,正是刚才所吟唱内容。

刻写完山名,赤松子俯身又取了一些赤石脂,摘取了些三七、党参等药物,包成一包,自语道:“原本想此来见见故友,顺便给那老鼋治治伤,可惜故友不曾见,只有见老鼋去了。”

说罢,腾身飞起,向穹窿山西侧飞去。赤松子却未曾料到,自己仅仅是给这山命了个名,取了点赤石脂,竟被后人记录在《越绝书?吴地传》中,书中记载:“由钟穹窿山者,古赤松子所取赤石脂也。”

再说那穹隆山西面,不远却是一处湖泊,世人称其为具区泽(今太湖)。

这具区泽形如海蜇头,与那云梦泽同属上古九泽,水面宽广,无边无尽,湖水极为险恶。不知其险恶者,一脚踏下,淤泥就足以没身,逃无可逃,若知晓者,寻那砂石底入水,水清无比,更有那奇美太湖石于湖底,多窟窿,多奇形怪状,古人云:“错落复崔巍,苍然玉一堆。峰骈仙掌出,罅拆剑门开。”这太湖石虽美,但在那湖底,于下水者却不是好事,稍有不甚,卡在石中,小命难保。这具区泽四面芦苇环生,水鸟尽藏其中,湖中一座岛屿,小山矗立,山有型,风景倒也十分精美,名为缥缈峰。

此时那缥缈峰上空无一人,山顶一座阁楼似遭兵匪,倒塌在地,缥缈峰南侧一排长廊,似遭火焚,破烂不堪,从那焚烧的痕迹看,当是不久前发生的,赤松子看到此,长叹一声:“兵者,权也;利也,祸也!”踱步来到楼阁前,隐约可辩那阁楼牌匾,名为“望月阁”。“望月,望越,这夫差还真是多情种,为取西施欢心,不惜大兴土木,兴建此望月阁,仅仅为方便西施远眺缥缈峰南面隔湖的家乡越国故土提供了一个地方而已,谁成想,一切镜花水月。”

不去管这些世间说不清道不明的纷争,赤松子来到山下湖边,望着具区泽,看了很久,方才运气高喝道:“金角老鼋,现在何处?赤松子在此,速速来见。”那音却是特殊,仅仅是向水面下传去,外围其他地方却无人听到。可这声音落在水下,却是轰隆隆如九天玄雷般。

话说这具区泽水底一石窟中,一只老鼋正俯卧在那休息,这老鼋体态庞大,俯卧在那,如一座房子般,不动如小山,背上长满绿藻,也不知多久未曾移动过。这老鼋正在休息,突然水面传来轰隆隆的声响“赤松子在此,速速来见!”顿时将老鼋惊醒,伸出磨盘大小的脑袋望向水面。这脑袋却不与寻常老鼋相同,那上面竟长了一只角,而且还是金色的,头部转动间,那角似有阵阵光芒闪现。那声音似有回荡之意,在水下经久不绝,老鼋伸出头仔细再听了一下,顿时大喜,身躯一抖,就见那房屋大小的背上,噗噜噜掉下数百只大大小小的小鼋,也不管那些小鼋什么反应,径自浮到水面,荡起一阵水花。辨别了下声音来向,向那方向游去,别看这金甲老鼋体型庞大,但这水中速度却是不慢,不一会儿,就游到赤松子面前,爬上岸。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战国系年传奇》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qishuw.cn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