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战国系年传奇 > 章五十:收禽滑厘入门欲完婚

战国系年传奇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战国系年传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章五十:收禽滑厘入门欲完婚

分享到:
关闭

当讲到“夫乘舆马者,不劳而致千里;乘舟楫者,不游而济江海。”墨翟便与计然探讨,也向门人扩展思路解释道:“此思想甚为精彩,恰如攻城之战,若有利器,借那器而免人力,此攻城造器便为假于物也。故平日间,闲暇间,脑中多思考,勤动手,探究奇技异巧。我曾借助风筝之力跨越五十余米的山涧,也曾借助竹筏踏浪江河,虽平时不见其用途,然关键时刻则体现其价值。”

在计然讲到“飘风暴雨,行强梁之气,故不能久而灭,小谷处强梁之地,故不得不夺”时,墨翟甚感精彩,探讨间也讲了自己的一些观点:“狂暴凶悍不能行使长久之力,恰如一个人的力气,岂能一直持力而不泄?刚柔并济方为长久之道,治世,柔为善行,抚黎民安友邦;刚为威严,定边界震敌国。然于人于国,仁人之事者,必务求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假如对待别人的国家,象治理自己的国家,谁还会动用本国的力量,用以攻伐别人的国家呢?为着别国如同为着本国一样。对待别人的都城,象治理自己的都城,谁还会动用自己都城的力量,用以攻伐别人的都城呢?对待别人就像对待自己。对待别人的家族,就像对待自己的家族,谁还会动用自己的家族,用以侵扰别人的家族呢?对待别人就像对待自己。既然如此,那么国家、都城不相互攻伐,个人、家族不相互侵扰残害,这是天下之害呢?还是天下之利呢?则必然要说是天下之利。”

墨翟又向父亲请示,是否也要讲些,那子简哈哈大笑:“也罢,自与老师孔子别离,虽未能给老师添彩,但也未有丝毫放弃修行,今为你墨氏学馆增彩,父亲也尽一番薄力!”

直至此刻,计然方知这子简竟是孔子门人。

那众门人闻听老师的父亲的老师是那儒学宗师的弟子,又是一阵惊喜,纷纷二次参见。那子简所讲,乃是讲授了孔子的《论语》,这论语乃是孔子离去后,众弟子整理成册,那曾子又转赠子简一份,子简每每拜读,受益匪浅,感念老师大才。子简讲了一些《论语》,又讲解了《子鱼法理》。这番讲解纳入了子简数年自身的感悟,计然于那精彩之处也多与子简探讨,那番探讨更令众门人大开眼界。

岁寒之际,计然与子简商议,决定于来年春季将为墨翟与阿玉把婚事办了,互换八字,定下良辰吉日,双方交换了定亲信物。

悠悠间,寒尽春来,墨翟也提前书信给墨氏学堂的腾冲等人,告知婚事时间。那腾冲等人得知墨翟在那周天子脚下又办了学馆且又要举办婚事,于墨门来说这乃是双喜临门的大事,十分高兴,回信告知定会如期赶来。

再说墨翟,依旧为门人传授知识与武艺,那门人得到诸多知识,日常间自会交流显弄,这消息渐渐传开,这天子国都坊间流传那伊阙之城有学馆授学,不分贵贱,所传知识十分广阔,于治国之道,攻守之道均有涉猎,那老师知识渊博,且有那大贤文子常居其中偶尔也会客串传授。

这消息一传,却是吸引来一位年轻人。

那年轻人一路打听寻到墨氏学馆,站在大门外正要敲门,此刻那墨翟正在授课,高低起伏声传出馆外,知道还未下课,这那年轻便垂手立在侧边,静等下课,同时耳朵仔细听那讲课内容,虽不是很清晰,但也能捕捉一二内容,果然有真材实料。这一讲便至中午方才结束,墨翟踱步走出屋外,那年轻人看到,发声道:“可是墨翟先生,禽滑厘拜见先生!”

墨翟顺着声音望去,见一人于墙门外,便去开门,但见那人身穿黑色麻布衣,脚穿草鞋,虽春寒料峭,但未显如何怕冷,面色黎黑,手脚全长满了老茧。微笑道:“正是墨翟,不知有何事前来?”

那年轻人见墨翟相问,俯身在地:“禽滑厘于坊间听闻先生大才,所授课业正是我所喜欢,故前来拜见先生,望先生接纳。”

墨翟一听,十分欣喜,这是第一个主动前来拜师的,便伸手扶起禽滑厘:“你能前来,说明你有向道之心,随我进来吧。”

禽滑厘随墨翟来到学馆内堂,墨翟坐下,问道:“先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那禽滑厘垂手站立,十分恭敬,开口道:“学生禽滑厘,祖上出自齐国管子之后,因避祸乱,迁居宋国,今年一十八岁,于十五岁时来至洛邑访名师,后遇儒门子夏,随其前往西河郡学儒。学儒三年,虽有所获,但于个性不符,今听闻先生可授攻守之道,深合我心,所以前来拜师,望先生应允,弟子必诚心向道!”

墨翟点了点头:“之前可有学习武术一道?”

“原本得家传武学一道,后得一异人黄元子师父相传,目前已入得药境界。”

“很好!”能得异人相传,说明禽滑厘有大机缘,又传自管仲一脉,资质自不会差,品行也不会差哪去,墨翟道,“你便入我门中,为我首席真传大弟子,先随其他门人一同学习。”

“是!”这禽滑厘之前还担心墨翟会为自己曾学儒家而拒绝自己,没想到竟然同意,十分高兴,俯身拜倒磕头,“多谢师父恩典!”

这番禽滑厘待遇却是与其他门人不同,那些门人仅能称呼墨翟为老师,而禽滑厘却可称呼墨翟为师父,这之间差异显而易见,师父更为亲近,所获必为真传。

自此,禽滑厘便留在墨氏学馆,伺候墨翟左右,随时听候招呼,每日仔细听讲,每当其他弟子提问时,他都会仔细听师父解答,而自己却从不主动提问。

离那成婚之日越来越近,这一日,学馆门外来了几辆马车,那车上跳下几人,正是腾冲、腾飞以及子牧、薛奎、伏丘,那后面还跟着小孟山,那孟山抬头看向学馆门上的大匾,真是兴奋异常,径直跑过来推开大门,兴奋的叫喊道:“老师,我们来了!”

正在授课的墨翟听到叫声,急忙走出屋外,一见是孟山,走上前去,拍了拍孟山小脑瓜,笑道:“孟山也来了。”然后迎向腾冲等人,招待进学馆,这腾冲等人一见这学馆比曲阜的学堂还要大些,纷纷叫好,墨翟本想带着他们先稍作休息,那腾冲却道,“叔父在这,自当先拜见。”便让墨翟带路。那子简一见腾冲等人,也是十分高兴,他乡遇故知自是欣喜之事,让墨翟赶紧准备酒宴为他们接风。随后又拜见了计然,那计然知道这是自己女婿打江山的班底,也甚为热情。

当见到阿玉,这几人纷纷以墨门之礼拜见主母,这便是今后墨门矩子的夫人。这番提前相称“主母”,顿时将阿玉可是弄了个大红脸,也不知该如何接话。

还是墨翟救了场,将几人带回书房,书房中,腾飞笑道:“矩子真是好福气,竟得仙子般的娇妻,真是羡煞我等啊。”

墨翟白了他一眼,“你这话要是被你娘子听到,可不要再跟我等抱怨砾石坚硬,膝盖受不了哦!”

这话一出,顿时噎的腾飞无话可说,也遭来大伙一阵哈哈大笑。却是原来这几个兄弟除了墨翟都已成亲,这腾飞与其娘子甚为相爱,只是有一点,有些惧内,那娘子醋性较大,每每腾飞只要稍微多看几眼其他女子,若被娘子知道,必会大发雷霆。这娘子也甚有办法,找了些棱角的砾石,让那腾飞跪在上面加以惩处。这腾飞每次跪过砾石之后,都会一瘸一拐去那学堂抱怨,本想获得兄弟几个的同情,哪知却适得其反,惹来众人嬉笑,掀起长衫看那红肿的膝盖。

离那婚期只有三天,计然带着阿青、阿玉母女返回洛邑,将那里作为娘家,学馆这边自是作为婆家。

那时期,婚礼需要遵从“周礼”。

那“周礼”却是复杂,双方结合前需要先纳彩,男方请媒妁去女方说和,然后派使者以鸿雁为礼向女方提亲,这鸿雁顺乎阴阳,往来有信,表明媒妁是讲信用的,且那鸿雁高飞苍穹,极难获得,这男方送鸿雁,表明箭术高超,勇猛。于那名门贵族家庭,如果无媒,就算是男女两厢情愿,也难成婚。

纳彩之后需问名,男方派使者在纳采礼后询问女方基本情况,如那女方的名字、排行、出生年月日时等,问清状况有利于占卜吉凶、配八字。然后还要问女方生母之名,以区别嫡庶。那媒妁手执鸿雁相问,对答后,女方设宴款待媒妁后,女方父亲送其离开。

获得女方八字、名字,那男方便去祖庙问吉凶。若为吉,则再让媒妁拿鸿雁去报喜,这便是纳吉。若为凶,则到此为止。

纳吉之后便是送彩礼,名曰纳财,那时彩礼以“玄纁束帛”和“俪皮”为主。那“玄纁束帛”是三匹黑色与两匹红色的布帛,“俪皮”是成对的鹿皮。

纳财之后为请期,男方家占卜,选好一个吉日,然后派媒妁又带着鸿雁去征求女方的同意,定下婚期。

最后一步为亲迎。这亲迎自是最为重头。

首先是迎亲,男方在黄昏时出门,出门前在家里摆上一大堆物品,以糖果瓜肴为主。然后男方新郎穿“爵弁服”,浅绛色的黑边的“裳”,再带着一票身穿“玄端”的随从,驾着黑漆车前往女方家迎娶新娘。一路上,前面有人举着火把带路,新郎的车后面有两辆从车以及准备给新娘的婚车。车队到女方大门口停下,然后等女方梳妆打扮,那婚纱是红边的“纯衣”,站在房里面朝南边等着。女方的父亲出门接新郎进门,新郎亲手递上鸿雁,双方行礼,然后新郎带着新娘出门返回。

之后便是饮宴,新郎、新娘、舅姑、媵等还要各自找好方位,互行礼节,然后,新婚夫妇共吃祭品,象征双方尊卑相同,互相扶持。这其中新人们要吃牛羊的肺、肝,菜酱、肉酱、黍稷、猪肉等等,两人先祭黍稷、肺,然后夹着肉食蘸菜肉酱共食,一共吃三次,方才结束。吃祭品结束之后举行“合卺礼”,把一个匏瓜剖两半,双方各执一个饮酒,饮漱三次,称为合卺。这之后将新婚夫妇吃剩下的食物撤走。那新郎吃剩的交给女方家人一扫光,新娘吃剩的交给男方仆从大快朵颐。

饮宴结束便是洞房,那时节叫位相见。下人和仆从们给新人们准备好婚房,新郎、新娘脱去礼服,新郎的礼服交给女方的人,新娘的礼服交给男方的人。然后红烛摇曳,新郎亲自为新娘摘下头上的“缨”,这缨乃是男方送给女方,订婚后新娘用它束发,直到成婚后才能由新郎亲手取下,有那几分浪漫。再之后,撤除室内的蜡烛,不相干的人离场,女方的陪嫁人员守候在门口,待命伺候。

婚后第一天,新妇得早起,沐浴整洁,身穿着俪笄、霄衣拜见公婆,新娘双手捧着笲,里面盛着腶脩、枣、栗子,并将枣献给阿公,腶脩给婆婆,公公得摸一下枣起身答谢,婆婆则手持着腶脩拜谢。再之后新娘再出去,回来时手上端着牛肉猪肉,侍奉公婆进餐,婚姻到此,终皆大欢喜。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战国系年传奇》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qishuw.cn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