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战国系年传奇 > 章五五:守城心经之墨家非攻

战国系年传奇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战国系年传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章五五:守城心经之墨家非攻

分享到:
关闭

暂且不说苌蜚语与姑布兴暗中定下计谋准备谋划赵氏,再回到伊阙墨氏学馆。

因在初春,正是五谷播种之际,那子简与希人决定返回故里准备春耕。墨翟也很长时间没有回去,便带上妻儿与父母一同返回,同行的还有大弟子禽滑厘。

禽滑厘一路之上,精心伺候,话语不多,一路之上每每墨翟与父亲谈论天下、辩经论道之时,墨翟都会将禽滑厘叫到身边听讲。那禽滑厘只是仔细倾听,却从不多问。偶有休息,墨翟便将自身武学讲与禽滑厘,这禽滑厘一点就透,堪称练武奇才,甚是令墨翟满意,美中不足之处,这禽滑厘太显木讷,只知被动学习而不知主动请问。这一点,墨翟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决定寻机点拨一番。

回到徽山脚下,村民得知子简一家齐齐归来,纷纷前来探望,墨翟与阿玉一一回礼,这种乡民淳朴之情往往会令人心境舒爽,一种回归自然的感觉。

在家逗留了几日,帮助父母将天地耕好,撒播种子,决定去那曲阜看看,那墨氏学堂自一离别还未回去,将妻儿安放在家中,便与禽滑厘启程奔往曲阜。

再回墨氏学堂,,顿感亲切,这里是自己第一次创办学堂宣扬思想的根据地。里面可见一群孩童正在演练武艺,还有阵阵背书之声传出。

“滑厘,这里便是为师讲学之地,当年创办的一幕幕犹如在眼前。”墨翟笑着说道。

“师父自非常人,当年如此年轻便已有大师风范,敢于儒家圣地创办墨学,试问天下有谁能?”禽滑厘一见这学堂,不由发自内心的钦佩。

推开大门,师徒二人径直走入。那正在练习武艺的弟子,其中一个年龄稍大些的,上前礼貌地询问,“请问二位叔叔,您们找哪位?”

看着这门人小童,年不过十二三岁,举止间甚有礼仪。墨翟知道这是自己离开后才入学堂的,笑着对这小童问道:“我乃是矩子,伏丘长老在吗?”

“哇!您是矩子?您稍等,我这去叫伏丘老师!”那门人一听,连忙见礼,面露崇拜之情,随后向屋内通知伏丘。

一听说墨翟归来,伏丘真是喜出望外,命门人将所有大门打开,率众多门人出门迎见。那门人中有早年跟随墨翟学习的,此刻一见墨翟,倍感亲切。

禽滑厘上前拜见了伏丘。又对门人互相引荐,伏丘领墨翟入内堂。

如今这学堂现有门人三十二人,加上之前出师的,截止到目前,共有门人五十一人,那出师的弟子除了跟随其他几位长老,去各大诸侯派驻,有一些去了一些小国谋求出路,都还不错,还有一些留在学堂,帮助伏丘管理。

伏丘向墨翟讲了一下学堂的现状,墨翟闻后大感欣慰。

在学堂驻留了三月有余的时间,墨翟每日亲授课业,经过这么多年的知识与阅历的沉淀,墨翟思想越发成熟。在此期间也将自己的思想整理出来,刻成竹简,留在学堂。

这期间,众学子为称呼方便,称墨翟为墨子,即为老师的意思。初闻“墨子”的称呼,墨翟笑了,对伏丘道:“自十二岁获双城百姓爱戴,得墨子称号,时至今日,方再听得此称呼,且又是这么多门人弟子共同尊称,幸甚至哉!”

伏丘也笑道,“其实你这墨子称号早就该得,只是你自己谦虚而已。”

公元前455年,墨翟于曲阜墨氏学堂得众门人爱戴,再次得尊称“墨子”。

这一日,墨子与禽滑厘向伏丘告辞,再次将墨氏学堂托付与他。

离开曲阜,二人一路北行。禽滑厘忍不住问道:“师父,此行我们是去往何处?”

墨子指了指北方:“久闻泰岳,乃齐鲁之地第一山也,今日便去登临此山。”

于那山脚之下,备了酒和干肉,师徒二人一路攀爬。

这泰岳不来不知道,这一身临其境,顿感其美。这里山势气势雄伟,拔地通天,层层叠叠的山峰似宝剑般高耸入云,直刺苍天。有山便有水,泰岳之水如龙泉,清澈甘甜,滔滔不绝。如苍龙吐玉,如白练天水。巍峨山峰清甜山水,养育无边郁郁葱葱山林,苍松翠柏茁壮,山风一动碧波滔天,扶摇直上九万里,披襟长啸压风声。

以墨子和禽滑厘的脚步,二人很快来到顶峰,一眼望去,脚下山峦蜿蜒起伏,连绵不断,驻足东望,似能望到东海之波涛。

墨子取出酒肉,垫些茅草坐在上面,招呼禽滑厘坐下:“一路行来,休息片刻。吃些酒肉,慢慢欣赏这美景。”

见到师父这般款待自己,禽滑厘心有感动。行了再拜礼之后,叹了口气坐在师父边上。

墨子微笑着看着这首席大弟子,一边示意其食用,一边问他:“滑厘,你随我已有三年,每次授课,你从不发问,但我从你的眼神中知道你有所疑问,为何?既然你我师徒相称,便不要再有疑虑,有什么疑问便尽管问就是。”

禽滑厘听到师父如此相问,急忙又行礼,方才开口说道:“弟子以儒门学生入师父门下,生怕老师怪罪弟子朝三暮四,因此从不敢主动提问,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希望得到师父认可,今师父诚心待弟子,弟子确实想得到师父真传。”

墨子笑了笑,点头鼓励道:“那便把你心中的问题说出来,或许我们可以共同探讨。”

禽滑厘道了声“是。”便问道:“当今天下,礼乐崩坏,王命不从,各诸侯相互征战争霸,战争难免存在攻城夺地,但攻城夺地多有掠杀,造成生灵涂炭。当战争发起,弱势一方如何避免被攻陷,弟子想问守城之道。”

禽滑厘这一问,道出了墨子的一种思想,“非攻”,但是有人就难免有战争,墨子听后点点头,回答说:“这一起因出发点甚是好,有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责任感。古代也曾有懂得守城方法的人,不知大势,对内不亲抚百姓,对外不缔结和平,自己兵力少却疏远兵力多的国家,自己力量弱却轻视强大的国家,那君主不明形势,不听劝谏,失道寡助,结果送命亡国,被天下人耻笑。你对此可要慎重对待,弄不好,懂得了守城的办法遇到了昏庸之主反为身累。”

禽滑厘行再拜礼后又伏地叩头行稽首礼,希望能弄清防守的办法,说:“弟子还是冒昧地问问,如果攻城一方兵士众多又勇敢,那攻城将领深得用兵之道,以土石堵塞我方护城河,军士一齐进攻,攻城的云梯架起来了,进攻的武器已安排好,勇敢的士兵蜂涌而至,争先恐后爬上我方城墙,该如何对付呢?”

墨子回答说:“你问的是对付云梯的防卫办法吗?能有此问,说明你曾深研过,不是贸然相问。云梯是笨重的攻城器械,需多人架设,移动十分困难。守城一方可以在城墙上筑起‘行城’和‘杂楼’,将自己环绕起来。行城和杂楼之间要保持适当的距离,两者之间的部分要拉上防护用的遮幕,因此距度不宜过宽。筑‘行城’的方法是,行城高出原城墙二十尺,上面加上锯齿状的矫墙,这种矫墙称作‘堞’,宽十尺,左右两边所编大木横出各二十尺,高度和宽度与行城相应。

矫墙下部开小孔叫‘爵穴’、‘鼠洞’的小孔,孔外用东西遮挡起来。供投掷的技机,抵挡冲撞的冲撞车,供出外救援用的行栈,临时用的行城等器械,其排列的宽度应与敌人进攻的广度相等。各器械之间挟进持镌和持剑的士兵,其中掌冲车的十人,拿剑的五人,都应挑选力大的军士担任。用视力最好的兵士观察敌人,用鼓声发出抗击号令,或两边向敌人夹射,或重点集射一处,或借助技机向敌人掷械,从城上将箭、砂石、灰土倾泄给城下之敌,加上往下投掷火把、倾倒滚烫的开水,同时赏罚严明,处事镇静,但又要当机立断,不致发生其他变故。象这样防守,云梯攻法就得被破解了。

守城一方在‘行城’上筑起临时用的矫墙‘堞’,一律高六尺,在墙外安装箭,用机械发射,敌方的冲撞器来了就撤发射机,没来就使用它。那‘爵穴’,每三尺一个。另再设‘蒺藜投’,一定要针对敌方进攻的范围摆放,用车推下城墙然后又用车再拉上来以便反复使用。

在城外十尺远的地方安置断树,这称之为‘置裾’。裾的厚度为十尺。采伐断树‘裾’的方法是,无论大小,一律连根拔起,锯成十尺一段,间隔一段距离深埋于地中,一定要埋牢实,不能让它被拔出来。

城墙上每隔二十步设置一个‘杀’,备有一个储放投掷物的‘鬲’,鬲厚十尺。‘杀’安有两个门,门宽五尺。也可设有门,不过要浅埋才成,不要埋牢实,要让它能容易被拔出来。城上对着裾门的地方放置‘桀石’,以供投掷。

城上悬挂有火具,叫悬火,每隔四尺设置一个挂火具的钩樴。五步设一口灶,灶门备有炉炭。让敌人全部进入就放火烧门,接着投掷悬火。排出的作战器具,根据敌人的进攻范围相应摆放。两个作战器械之间设置一个悬火,由一个兵士掌执,等待出去的鼓声。鼓声一响就点悬火,敌人接近随即投放。敌人如将悬火打灭,就再次投放不绝。如此反复多次,敌人必定疲惫不堪,因此就会领兵而去。敌人一旦退出,就命令敢死队从左右出穴口追击溃逃之敌,但勇士和主将务必依照城上的鼓声从城内出去或退入城内。再趁着反击时布置埋伏,半夜三更时城上四面击鼓呐喊,敌人必定惊疑失措,伏兵乘机能攻破敌军军营,擒杀敌军首领。不过要用白衣做军服,凭口令相互联络。如此一来,用云梯的攻城方法就失败了。”

这一番讲解着实详细,墨子一边讲,一边以石子做演示。又道,“至于那城,需提前做好布置,最好于闲暇之际便将城修缮成备战模样。城内壕堑外设周道,宽八步。防备敌人以水灌城,必须要仔细地审视四周的地势情况。城中地势低的地方,要下令开挖渠道,至于地势更低的地方,则命令深挖成井,使其能互相贯通,以便引水泄漏。在井中置放‘则瓦’,测量水位高低。如发现城外水深已有一丈以上,就开凿城内的水渠。

每两只船连在一起为‘一临’,将船共组成‘十临’,每一临备三十人,人人都擅长射箭,每十人中四个还须带有锄头。必须善于用这种船作冲毁敌方堤防的‘轒辒’,也可叫撞车。每二十只船为一队,挑选勇武力大的兵士三十人共一条联合船,其中二十人每人备有一把锄头,穿戴盔甲皮靴,其余十人手拿长矛,人人擅使。当然预先供养勇武之人,另供给房子,安排供养他们的父母、妻子儿女。发现可以决开水堤时,用两只船并联组成的‘轒辒’冲决外堤,同时城上赶紧用射击机向敌人放箭,以掩护决堤的船队。

城墙内每百步设置一个‘突门’,各个‘突门’内都砌有一个瓦窑形的灶。灶砌在门内四五尺处。突门上装盖瓦可让雨水流入门内,安排一军吏掌管堵塞突门。方法是,用木头捆住两个车轮,上面涂上泥巴,用绳索将其悬挂在突门内,根据门的宽窄,使车轮挂在门中四五尺处。设置窑灶,门旁再安装上皮风箱,灶中堆满柴禾艾叶。敌人攻进来时,就放下车轮堵塞住,点燃灶里的柴火,鼓动风箱,烟薰火烤来犯之敌。”

墨子略作休息,清了清嗓子,“这守城之法,需未雨绸缪,作为一城守将,一国君主,这些都不能等有战事才去准备。”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战国系年传奇》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mjtxs.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